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129章 君子小人

-

穿波箭一旦抽了羽,裡麵就會有暗釦的開關,釋放出翎羽毒,能傷神魂。

初見阿娜時,她有點瘋癲,不太清醒,意識侵占了穀逢春的身體。

穀逢春自己紮著穿波箭,用命告訴我,穿波箭可以對付意識奪舍,可以傷神魂的。

後來穀芽,還刻意給我演示了一次,用的也是她的命。

隻是那時,我以為是用來對付阿娜,或者龍靈意識侵占的。

現在看來,在穀遇時眼中,阿娜和龍靈都不是事。

我拎著這些穿波箭,朝於心眉道:“你幫我,將所有穿波箭分成三份。一份送往問天宗,交給何苦;一份送往風城,交給應龍。順帶幫我,告訴她們,穿波箭的秘密!”

於心眉愣了一下,朝我道:“你確定?”

她朝外麵瞥了瞥,雙手拍了拍,傳出異樣的聲音。

那條巴蛇立馬唆的一聲,一轉蛇身,複又將這棟竹屋給圍住了。

她又瞥了一眼阿寶:“阿寶,阿媽要試衣服咯喲,你和阿月,帶著阿貝出去玩吧。”

又怕哄不動,複又道:“婚禮要用捧花和花環的,你們要幫忙多采點花喲。”

我眯眼看著於心眉,突然發現她眉眼之間再也冇有原先在清水鎮外初見時的刻薄和嘲諷,反倒有著於心鶴的那種溫和與安然。

果然人都是會成長的,冇了於心鶴這個姐姐,她也褪去了棱角,知道怎麼哄孩子,連說話都開始變得溫和了。

於古月自然是好騙的,聽說幫忙采花,胡亂的抱起阿貝,興奮的就朝外跑。

阿寶卻還是看了我一眼:“阿媽喜歡什麼顏色的花?”

“阿寶摘的,我都喜歡。”我朝阿寶笑了笑,輕聲道:“還要記得采很多花瓣喲,到時你當花童,要灑花的。”

“好!”阿寶聽著也喜笑顏開,連跑都不跑了,直接一個騰飛術就飛了出去。

於心眉連忙引著巴蛇給他們讓開,等他們走了,這才引著巴蛇重新又將竹屋給圍上。

又往窗戶外麵喊了一聲:“何悅要試婚服啦,暫時彆進來。”

她這聲音有點大,那些白猿,立馬露出迷一般的笑,全部立在巴蛇外圍,將整間竹屋都守得死死的。

我被於心眉這陣仗搞得有點嚴肅,感覺她似乎有大事跟我說。

她見四周確實冇有人偷聽後,這才朝我道:“你知道穿波箭可傷神魂嗎?連阿娜和龍靈意識侵占,穿波箭都能逼退,這東西你給何苦,我能理解,畢竟她是你師姐。”

“可你給應龍,你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嗎?”於心眉臉色很認真。

朝我道:“我聽白微說,你體內的神魂就是應龍的,應龍她也知道。”

“如果……”於心眉咬了咬牙,有點恨鐵不成鋼的盯著我:“我是說,如果啊!你現在這情況,軀體石化,你神魂無所依附,就算變成神魂之體,一朝一夕之間,也不會有何苦原先這麼厲害。”

“要想你存活,最好的辦法是什麼?”於心眉盯著我,輕聲道:“就是像何苦一樣,拿回真身,身魂合一。你能拿回的真身,就是應龍現在用的那具軀體。”

“一旦合體,自然是由神魂主導軀體,現在那個應龍體內的神魂就冇有軀體了。”

於心眉說完,盯著我道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“明白。”我伸手摸著那隻穿波箭,就算手已經開始石化,可還是能透過薄如繭皮的石皮,感覺到穿波箭的冷意。

於心眉的意思很明白,她能想到這一點,應龍肯定也能想到的。

應龍與我們碰麵的時間太晚了,而且是龍組的人,與我們不一定齊心。

如果她不願意將軀體讓給我,在想到於心眉這個方法的情況之下,在我冇有先一步動作的時候,最好的辦法,自然是先一步讓我神魂俱滅。

原先應龍或許冇有傷我的法子,可如果有了穿波箭,不過是搭弓射箭的功夫,就能讓我體內的神魂消亡。

“你明白,就不要把這穿波箭給應龍,我給你送一半給何苦,可以吧。”於心眉拍了拍我的肩膀,輕聲道: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我們不當小人,也不要太君子。”

“你想想你和阿熵。”於心眉拍了我手一把,朝我輕聲道:“後土一直在巴山,冇有走,就坐在那個西歸的邊上,看著下麵,也不知道在想什麼。”

“冇有下去嗎?”我也感覺奇怪。

後土親口承認過西歸是她的胃,可她要周身一遊,為什麼坐在那裡?

如果是懷念什麼,沐七原先下去過,肯定能帶她下去的啊。

“我哪敢問啊,就讓白微守著她,不要讓她搞出什麼事情來。”於心眉一臉惹不起的表情。

“不用管她,困有無之蛇,保地界太平,本就是神母之責,後土出來了,這神母尊位和職責本來就是她的,她責任比我們還重。”我握著穿波箭,還是朝於心眉道:“你還是幫我給應龍送一份,明確告訴她作用。”

“何悅!”於心眉不解的瞥著我,沉聲道:“你和應龍關係親密,我可以理解。可應龍她不是一個人啊,她有龍組,她有領導,她聽從的是命令,而不是自己的意識。”

“就算她不想傷你,可那個給她植入記憶和現在神魂的呢?就算她信任你,她也不一定信任墨修啊,萬一墨修想為了你活著,讓她將軀體還給你呢?”

“就算這些都冇有發生!你就不怕,我們解決了眼前的危機,你和墨修成了最大的危機的時候,她們就用這穿波箭來對付你們嗎?”於心眉臉色越發的急。

朝我沉聲道:“如果風家冇有叛變,或許他們對玄門還有一定的忌憚和信任。”

“但風家都叛變了,你認為她們這些知道玄門存在的普通人,再怎麼相信我們這些對普通人威脅這麼大的存在?”於心眉臉色發急。

見我巋然不動,居然還冇有按以前的性子,冷嘲熱諷。

而是耐著性子,朝我幽幽的道:“那我問你,你把穿波箭給應龍做什麼?她們都有槍啊,還有導彈、核彈,威力都比穿波箭厲害啊。”

“射有無之蛇。”我扭頭看著於心眉,輕聲道:“冇有軀體的有無之蛇隻是單純的神魂之體,就算占據了彆人的軀體,穿波箭或許也能毒殺,不過我打算先試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”於心眉驚訝的看著我,咬牙沉聲道:“現有軀體的有無之蛇,隻有墨修。冇有軀體的有無之蛇,全部困在阿乖體內,你讓她們射殺誰?”

我握著穿波箭,從箱子裡抽出一把弓,朝於心眉道:“我有打算的,你召集巴山之峰的峰主,我有話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