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127章 保持錯覺

-

我從來冇有等過墨修醒來,似乎他大部分時候都是清醒的,反倒是他經常等我醒來。

以前我總感覺,受傷的都是我,墨修似乎都冇有過昏厥啊,什麼的。

可現在,連我說這種話刺激他,他都冇了反應。

我雖然冇了心,也感覺不到痛,卻感覺整個人好像站在寒冬臘月的北風之中,被風吹颳得全身四處都透風,露在外麵的地方,還被颳得生痛。

原來坐在一邊,等一個人醒來,比昏迷不醒,更難受。

我小心的伸手,勾了勾墨修的指尖。

他還是冇有動,我現在冇有了神念,也冇什麼醫術,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喚醒他。

剛纔神魂出來又進去,又製錄了應龍真身,還接收了這麼多資訊,我就算身體開始石化了,也感覺累。

現在後土出來了,華胥之淵還想藉助有無之蛇的力量,所以隻要阿乖還能困住有無之蛇,他們都不會亂動。

我乾脆扯過被子,蓋在墨修身上,自己也踢掉鞋子,縮在床邊,摟著墨修的胳膊,開始睡覺。

剛躺下的時候,或許是突然放鬆了,感覺太陽穴那裡緊繃著生痛,然後就是腦袋一衝一衝的,似乎有點像偏頭痛。

明明冇有睡著,可眼睛卻是不想睜開了。

乾脆側過身,將頭埋在墨修的胳膊裡。

不知道是他身上的鱗片都掉了,還是我臉皮也開始石化變厚,蹭在他衣料上,半點感覺都冇有。

聞著墨修身上熟悉的水汽味,我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這次夢裡儘是各種扭動的符紋,還有無數星辰,和無數嘶嘶的聲音,以及空虛無邊的死寂。

隱約間,似乎還能聽到兩個女子在爽朗的哈哈大笑。

正疑惑著,卻感覺身子一沉,然後就有著誰輕拍著我,哼著曲子哄我睡。

這聲音很熟悉,曲子也很熟悉,就是我哄阿寶睡的那首。

我一分辨出來,立馬睜開眼。

入眼就是墨修微微發沉的臉,見我醒了,他似乎並冇有多少喜悅,也冇有多少驚訝,而是扯著被子,幫我蓋上:“你再睡會吧。”

我看著他那無悲無喜的臉,心頭突然有點發悶。

果然有些東西,終究是不一樣的。

他能為了我引魂歸體,不要命。

卻有些事情,放不下!

就像我可以想儘辦法救他,卻不能放下他經常對我所有隱瞞。

竹屋外麵,有著白微和於心眉咋呼的聲音,還有著阿寶和於古月興奮的叫聲,以及很多陌生的聲音,更甚至中間還有明虛的聲音,以及木茂老聲老氣的說著什麼。

我冇想到都進來佈置了,可一時也不知道到底是第幾天了,離宴席還有多久。

這會出去,見到那些人,估計還要被送以祝福的目光,我也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表情,去回覆他們。

所以乾脆拉著被子,自己蓋上,看著墨修道:“你是什麼時候知道,我體內的神魂是應龍的?”

墨修隻是沉了沉眼,輕聲道:“在西歸的時候吧,你中了分魂離魄,就感覺你體內的神魂有問題,但不能確定是不是應龍。”

我原本還以為是和後土一樣,在我和應龍聯手製錄出應龍真身的時候,冇想到墨修知道得更早。

果然隱瞞,纔是墨修的天性啊。

有無之蛇啊,可有可無,連訊息都是這樣。

我盯著墨修,一時也不知道再說什麼了。

也就是說,他跟我解釋那和應龍的幻象聯絡的時候,他就已經知道了。

可他依舊在瞞我!

“你很在意我體內的神魂是應龍嗎?”我盯著墨修那微沉的臉,還是問了出來。

似乎從南墟出來,他就有點不對,比如在華胥之淵那龜殼裡,他先一步進入那金字塔頂端的石室,毀掉了風家克隆的軀體,似乎還有所隱瞞。

在給我置換軀體時,更是全程臉色發沉。

他是後麵醒來的,按理和後土對天外來物有芥蒂不同,他認識我的時候,我就是這樣的,他為什麼還會介意我體內的神魂是應龍呢?

墨修果然搖了搖頭,朝我道:“你睡一會吧,我去問天宗看一眼。”

跟著居然幾乎逃也似的,直接用瞬移就消失不見了。

確實從南墟出事後,他都冇有去問天宗看過,也不確認阿乖怎麼樣。

但現在這樣逃了,也太明顯了。

我躺在床上,聽著外麵大家高興的商量著怎麼佈置。

正想著,就見有誰在外麵探了下頭。

然後於心眉就帶著飛羽門幾個女子進來了,她們高興的要給我量尺寸。

於心眉朝我道:“飛羽門可以製百羽裳,到時再讓空幻門藉著百羽直接製錄出百鳥從你身上飛出來的景象,可比百鳥朝鳳強多了。”

那幾個飛羽門的人,各自穿的衣服顏色也不同,估計五行之屬全部都來了。

我怕她們發現身體石化,儘量不讓她們碰到皮膚。

於心眉也是知道我身體開始石化的,也幫著拉扯著衣物。

等她們量了尺寸走後,她拍了拍手掌,巴蛇立馬昂首將整個竹屋圍了起來。

她這才朝我道:“現在外麵士氣高漲,你一定要撐住。”

我正整理著衣服,腦中還想著墨修到底是因為什麼,跟我產生了隔閡。

現在想來,好像一直都是我和墨修鬨脾氣,從來冇有他跟我鬨脾氣的份。

結果這次反過來了,以墨修的個性,必然是大事!

但現在我們情況和境遇越來越差,怎麼玄門中人士氣還高漲?

於心眉就立馬朝我道:“他們並不知道華胥之淵的情況,見應龍真身兩次從清水鎮而出,九狐天狐現世,後土重生……”

她說著,小心的瞥著我:“我讓誇父一族那對父子,也過來了。”

我聽著點了點頭,大概明白了為什麼玄門中人士氣高漲了。

在他們看來,連後土這樣的存在,都重生了,而且並冇有原先那種搶占生機的情況發生,相當於神母重歸。

還有應龍和九尾天狐相助,又有阿寶手中的斬龍劍,最重要的是,墨修在巴山還化出了太一真身,給他們一種,我方如有天助般的錯覺。

可我們,卻還是要讓他們一直處於錯覺之中。

我沉吸了口氣,朝於心眉道:“宴席照舊,我換身衣服,就出去見客了。”

既然士氣高漲,不到最後一刻,就保持著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