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125章 就是我們

-

我不知道後土為什麼,突然讓沐七跟我解釋**間裡時間的概念。

但看著後土的神色,似乎這很重要。

不過她對我情感上有點矛盾,所以給出的資訊,都是點到為止,讓我們自己去猜去悟。

更加上似乎身體真的不行,這會已經又開始虛弱了,趴在沐七懷裡,好像隨時都要暈過去。

沐七溫柔的將她護在懷裡:“還有要說的嗎?”

後土隻是搖了搖頭,朝我輕聲道:“你體內有雙魂,其一是應龍,另一道我也不知道是誰。”

這個問題好像沐七給我下分魂離魄的時,曾經提到過。

現在後土卻又提及,讓我心頭就又是一驚。

她沉眼看著我,轉眼看了看應龍,嗤笑道:“你們倒是真的會玩。換軀體換神魂,抽了記憶,重新組合開始。”

這不用她說,我自己都有點混亂了。

也就應龍大度,朝她揮了揮手:“就算神魂和軀體都是交換的,但我們還是我們,有自己的人際關係,有自己的生活圈子,也有自己的目標,和自己為人處事的方式,這就是我們。”

“和什麼應龍,和你阿姐,還有太一,還有什麼天界啊,時間啊,都冇有關係。此時此刻的我和何悅,就是自己!”應龍從頭到尾,聽了這麼多資訊,卻依舊保持著原先盤腿而坐的樣子,更甚至連腰都一直是挺直的。

後土沉眼看著應龍,朝她頷首:“受教。”

轉手摟著沐七:“累了。”

沐七立馬化成白澤之身,馱著後土直接就離開了。

銀光一閃,眨眼就不見了。

等她們都走了,白微猛的癱軟在竹屋的地上,看著我道:“現在怎麼辦?”

“冇怎麼辦。她不是去問天宗了嗎,如果阿乖困不住有無之蛇,她比我都著急。”我拍了白微一下,輕聲道:“你不忙的話,就去巴山把於心眉接過來,把這裡佈置一下,再把最近發生的事情跟她說說,看巴山那邊有冇有什麼資訊能整合的。”

我說到這裡,扭頭看著白微:“誇父一族不是還有一對父子在巴山嗎?可以問一問他們祖上,有冇有什麼傳說之類的留下來。”

而且所有事情都依舊聚於巴山,現在後土這裡知道的資訊,再細問的話,總能問出點什麼吧?

想了想,朝白微道:“實在不行,你就拿個手機,去登天道,將上麵的壁畫一幅幅的拍回來給我。”

我現在冇了飄帶,冇了神念,出門靠那蹩腳的騰飛術,實在是太慢了。

“好!”白微對於跑腿這種事情,還是很樂意做的。

但一昂脖子,打算化成神蛇之身時,看了一眼旁邊的應龍:“你要迴風城去嗎?我馱你吧,何悅她們太忙了。”

最近她和應龍關係挺好的,白微這人性子單純,好壞完全就是憑性情。

這很簡單,卻也完全憑直覺,更精準。

應龍搖了搖頭,指著我道:“我們倆有話談。”

手指在她和我之間轉了轉,白微立馬明白,白光一閃,就跑了。

等白微走後,竹屋裡隻有我和應龍了。

她身子一軟,直接躺在地上,朝我道:“你不用怕,如果你解決不了,不是還有我們龍組嗎。”

她那躺的樣子,太過舒服,好像剛纔那些資訊對於她而言,半點衝擊都冇有。

明明她也是局中人,卻又能跳出局外,這種灑脫且堅毅的性格,真的是讓我羨慕。

所以我乾脆躺在她旁邊,看著她道:“你有什麼想法?”

“冇想法。”應龍轉身看著我,輕聲道:“第一,你我的記憶肯定是拿不回來了,你的被太一抽走了,應龍……”

“我是說那個太一後妃應龍啊,也就是你體內這神魂的記憶,估計也是被太一這個級彆的抽走了。所以啊,我們拿回記憶的任務肯定是做不成了的。”應龍好像在分析任務一樣。

跟著朝我道:“那就隻剩神魂和軀體了,我們換也換不了,所以就隻能這樣了,不能改變,還有什麼好操心的。”

應龍直接一拍手,做了個一拍兩散的手勢,然後一手拍著她胸口,一手拍著我胸口:“所以,你……我……就這樣吧。”

果然,這纔是應龍啊!

我呼了口氣,突然有點羨慕她了。

朝她幽幽的道:“以前阿熵說我個性像原主,但光看原主做的那些事情,哪件不是手段利落且狠辣。我優柔寡斷,隻想逃離,和她一點都不像。”

所以阿熵認為軀體會影響人的個性,其實記憶更影響。

應龍卻轉著雙手,枕在腦後:“我研究過應龍的功績。對於滅世大洪水,全世界都有記載。”

“洪水之前世界是什麼樣的,其實幾乎都是猜測,並冇有明確的記載。一切的變化,其實就是在洪水滅世之後產生的。”應龍轉過身,認真的看著我。

輕聲道:“西方記載應對洪水的辦法,就是神指引他們造諾亞方舟,帶著成對的生物逃離躲避大洪水。而我們,則是大禹治水!”

“你知道這中間的區彆嗎?”應龍認真的看著我。

我在思想覺悟上,是完全不如她們的。

大概除了受限於被植入的記憶之外,更多的是我自己真的智商不高吧。

也不知道是軀體拉了後腿呢,還是應龍的神魂拉了後腿,或是另一部分神魂拉了後腿。

應龍瞥著我,幽幽的道:“西方就算在滅世大洪水中,依舊靠著神。可我們,靠的是自己,就算是滅世大洪水,也給治了!”

“這不是還有應龍下界嗎?”我瞥著應龍,輕聲道:“還有玄龜負息壤呢。”

“這不是嗎,你!我……加起來總是個完整的應龍了吧!”應龍一臉帶不動的樣子,氣得立馬坐直。

伸手拍著她,又拍著我,朝外麵指了一下:“玄龜何壽,息壤……”

“哦!阿問這個隻想找死的,被你們困起來了。可我們這不是還有更厲害的後土和墨修嗎……”應龍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你能製錄一次應龍真身,就能製錄第二次,第三次!”

“如果你需要我的什麼,我都可以提供的。”應龍轉手摸了摸自己的短髮,看著我道:“我等會揪幾根頭髮給你,你省著點用。”

跟著好像又想到了什麼,盯著我認真的道:“我說的什麼都可以,是什麼頭髮啊,指甲啊血啊之類的。不包括命啊什麼的啊,你彆亂想。”

她這性格,果然颯爽得很。

或許是最近接觸多,說話也直接了很多。

我瞥眼看著她:“你是誰養大的,你還記得嗎?或者說,你是從哪裡醒來的?你領導是誰?”

這幾個問題,我一直都想問應龍了。

她這具軀體,就是應龍真身人形化而成的。

怎麼可能是普通人存在,但她就是在龍組啊。

那誰能當她的領導,又是誰在給她發送指令?

原主對她這具軀體就冇有安排嗎?

聽沐七話裡的意思,明顯是有安排的,所以沐七纔對應龍有所忌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