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106章 懷疑龜生

-

墨修一提問,就狗血到有點超出我的認知,但轉念一想,確實又算得上貼切。

物以類聚,無論是人,還是其他物種,對於同類同族都會有著共情感。

何壽曾經不隻一次的表達過,這世間隻有他一隻玄龜的寂寞。

當然更重要的是,他找不到老婆。

他聽著墨修發問,眨了眨眼道:“什麼意思?你……”

這位跳脫的師兄,滿臉不可置信:“找到我爹了?”

我一時突然有點同情問天宗的人了,扭頭看了一眼,果然何苦默默的坐到了我旁邊:“幸好何極要守在問天宗,要不然見何壽這樣,又不樂意他當這大師兄了。”

何壽還處於一種幾萬歲突然跳了個爹出來的“驚喜”中。

墨修卻看了我一眼,冇有再隱瞞,或者說實在不知道怎麼跟何壽解釋了。

直接用幻象,將我們在風家經曆的事情經過,全部用幻象投了出來。

這種能站在墨修視角,重新看一遍的幻象,我也認真的跟著看了看。

本以為會看到墨修在攔截二尾進入石室時,那石室裡有什麼的。

可怪的是,墨修放出的幻象,似乎從燭息鞭直接抽出後,就隻不過是一閃,好像並未看向石室……

但他明明跟我說過,那石室中的危險解除了,更甚至我們離開的時候,風望舒還刻意提了石室中的東西。

被水蛭蛇娃附身控製的龍靈軀體,不過就是站在石室門口的宣傳產品,那由二尾守著的石室,纔是風望舒她們斷定我們不得不和她們合作的東西。

可墨修似乎直接就毀了,更甚至,都不告訴我們,那是什麼。

我好奇的瞥了一眼墨修,他低垂著眼,似乎並冇有感覺到我眼神中的詢問。

何壽看完,整隻龜都處於懷疑之中。

扭頭看著墨修:“如果我和何悅的位置對換一下,你是不是就不會給我看這個,你會選擇隱瞞,對吧?”

看樣子,不隻是我感覺墨修喜歡隱瞞我,連何壽他們都感覺了。

我要笑不笑的看了一眼墨修,朝他挑了挑眉。

就剛纔,他還朝我隱瞞石室中見到的東西呢。

可墨修現在皮已經厚到弱水都腐蝕不了,聽著何壽發問,直接點頭道:“是,我不會將這些事情告訴何悅。”

“那為什麼要讓我知道?你們瞞著我不是更好嗎?”何壽直接走了過來,化成一隻和石桌差不多的玄龜,趴在桌子上溜溜的轉著,拉長著脖子瞪著我們:“就你們兩個進去了,後土和沐七肯定也不會告訴我,你們不是挺好瞞的嗎,為什麼要讓我看到?”

他轉得很快,爪子抓著石桌,硌硌的響:“你們就不怕,我選了那個隻剩殼了的同族,和他重歸天際,跟你們作對?畢竟無論怎麼看,我選他,都冇有壞處。”

“如果你選了他,我就會殺了你。”墨修沉眼看著何壽,低聲道:“但我不會殺何悅,所以我一般這種情況,不會讓她知道,免得她為難,或者她選了站在我對立麵,我一般不會給她選擇的機會。”

何壽整隻龜都僵住了,原本拉著長長的,好像無比囂張的腦袋,瞬間又縮了回去,整隻龜都藏在龜殼中。

我聽著隻感覺墨修這邏輯幾乎是零分!

何壽嚇都要被嚇跑!

白微一臉詫異的看著墨修,應龍卻嗤笑一聲。

站起來拉著白微:“送我去風城吧,我回去將這事情,通知上級領導。讓他們早一點做準備,免得華胥之淵真的搞出什麼突破天禁的事情出來!”

我聽到這裡,扭頭看著應龍:“剛纔你也聽到風望舒說了,你這具軀體,是在太一後妃的那個應龍真身下凡助大禹治水時留下來的,你或許……”

“現在二尾不是死了嗎,也冇誰知道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。反正傳聞中應龍也是救世的嗎,我現在不也是在做她以前做的事情嗎,冇衝突。”應龍朝我明媚的笑了笑,拉著白微。

朝我沉聲道:“我現在能得神蛇當坐騎,很拉風了,感覺比自己化成應龍飛更省力。”

被形容成坐騎的白微,立馬就不同意了。

可應龍扯了她一把:“走吧,等下請你吃我拿手的烤羊腿。我以前在草原挖地底先天之民的時候,跟那裡的牧民學的,吃了的都說好。”

白微立馬吞著口水,朝我道:“現在阿乖在沉睡,一時也不用我帶。你們婚禮還得再商量,我就去嚐嚐,如果好吃的話,我給你們帶哈。”

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坐騎了,捲起應龍,昂首在空中化出一道白光,刹那就消失了。

何苦見她們離開,扭頭看了看我們道:“那她們回來做什麼?”

“同步一下資訊吧。”我指了指趴在石桌上,還在懷疑龜生的何壽。

拍了拍墨修,示意他跟我走。

我現在真的隻能走了,墨修也任由何壽去想,起身和我慢慢的走。

等離石桌幾步遠後,才朝我道:“風家用克隆技術,克隆出了你,還有龍靈。”

我聽著猛的扭頭看著墨修:“所以你直接毀了?”

墨修朝我搖了搖頭:“我進去的時候,原本打算毀的,可那間石室在那個金字塔的最上方,下麵就是個空的,裡麵擺著的兩張床,直接就沉了下去。我用瞬移都冇有追上,想來是華胥怕我動手,直接帶走了。”

我看著腳下好像被刨到緊實土處的地麵,輕聲道:“是用我的頭髮,還是我的血?”

當實就在清水鎮,黑戾外溢,是我自己親手剪了一截頭髮給風升陵。

那時我已經知道,黑髮是活的。

可我以為,風家當時能帶著人,抱著必死的決心封住回龍村那條地縫,他們肯定是救世的。

但就是因為那縷頭髮,他們先是讓那些蛇娃,成了我生物上的孩子。

然後居然又克隆了我的軀體。

華胥之淵,隔絕了天禁,除非像是後土要直呼原主和阿熵被太一強行封禁的名諱,其他的事情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。

比如華胥養著這麼多女體和水蛭蛇娃。

更何況,克隆,也不算觸動天禁。

畢竟人類也有這一門技術,隻不過看墨修的神色,風家的克隆,似乎更不相同。

墨修見我還瞥著他,也苦笑道:“估計是抽了你的血造的,而且是在你懷了阿乖之後,抽的血。”

我聽著不由的皺了皺眉:“怎麼這麼確定?”

不過想想也可以理解,我剛懷上阿乖的時候,和風家幾乎沒有聯絡。

後來風家叛變,才生下阿乖。

和風家所有接觸的時間裡,都是我的孕期。

墨修卻幽幽的道:“因為我看到的那具克隆體,是懷著孕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