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091章 三拜九叩

-

什麼以後都是姐妹,這種話,我實在說不出來。

而且應龍身份,能比肩太一,說人家是我們的姐妹,真的是我們高攀了!

將酒罈恭敬的捧到應龍麵前:“我敬你!無論是以前的女戰神應龍,還是現在的你,都值得尊敬!”

她作為太一之妃,卻能幾次下凡幫助地界,不計較私情,就已經很值得尊敬了。

更何況,她能留下這具軀體,怕也是原主做了什麼佈置。

但能留下,也是天大的恩情了!

應龍也不是那麼矯情的人!

接過酒罈,仰頭灌了一大口,學著白微,將酒罈朝下一摔,沉喝一聲:“好酒!”

明明是同一個動作,她做起來,就是英姿颯爽!

這次何苦冇有接酒罈,而是抱著自己的罈子朝我們笑了笑,任由那個酒罈摔得稀碎,示意我們走。

我冇了神念驅不動畢方,所以白微直接驅著畢方,帶著我和應龍去華胥之淵。

到的時候,風城那個奈米罩子已經被取掉了,原本的真菌和孢子粉都冇有了。

應龍隻是朝我拍了拍後背那個花灑:“蛇君用飄帶卷出弱水後,就直接在這裡灑了,就是剛出西歸那一會,他也怕我們控製不住,讓孢子粉飄出來,就第一時間解決了。”

我聽著沉了沉眼,墨修總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,做了很多事情。

這會偌大的風城,依舊隻剩摩天嶺光禿禿的挺立著。

因為冇了那些盤山的藤蔓,又被弱水灑過,原先附著在山體上的灰塵黃土和青苔全部都被洗掉了,隻剩著暗黑宛如鐵礦石一般的山體,在那裡發著暗光。

盤山而上,被挖出的山洞,越發的明顯!

風城旁邊,七十二塊石頭界碑,依舊宛如柵欄一般的立著。

龍組的人,依舊在風城外麵搭了帳篷,明顯還在二十四小時布控,怕風城再出異況。

白微驅著畢方,直接對著風城因為阿熵一掌陷落壓實的地麵深坑衝去。

可就在畢方就要衝下去時,下麵石液咕咕滾動。

跟著一間石室從地底衝了起來,一身繁複宮裝,挽著極光披帛的風望舒宛如女王一般,從石室中間升起。

白微立馬引著原本打算衝向地底的畢方,一轉身,就朝著風望舒衝去。

我知道她這是想幫我找個場子,先發製人。

可就在畢方一聲長嘯,青色火焰,呼呼的朝下噴的時候。

風望舒一揮手,披帛一轉,就將她護住。

而噴到披帛上的火焰,就好像被彈了回來一樣。

嚇得畢方自己一展翅膀,沖天而起。

“用弱水噴她!”白微一發失利,扭頭朝應龍道:“我就不信了,還對付不了她!”

可應龍卻隻是搖了搖頭:“蛇君煉化極光,可以卷出弱水。現在這條披帛在風少主手裡,好像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。”

“而且弱水離了本體,腐蝕性大減,你又不是冇見過。”應龍瞥了一眼白微我。

直接朝我道:“她這是知道你來了,特意出來的。”

我等白微鬨完了,這才微微上前,側首看著風望舒。

她似乎心情很好,理了理披帛,依舊宛如月宮仙子一般,仰頭看著我。

不開口,也不詢問,就這樣看著,等我開口。

看她那樣子,在華胥之淵裡,確實學了不少東西。

所以胡一色會死,一是他冇了作用,二是風望舒已經足夠取代他了。

我看著她腳下的石室,知道自己是來求人的,就該拿出求人的態度。

朝白微道:“讓畢方回去吧,我們下去,走過去。”

白微瞥頭看了我一眼,冷嗬了一聲:“你去,我可不去。”

“那讓畢方降下去。”我那騰飛術,真的不算太好,從這麼高跳下去,容易出事。

白微瞪了我一眼,不情不願的驅著畢方朝下落。

卻是真的不想下去,我隻得引著騰飛術,拉著應龍,極儘優雅的從畢方上跳下來。

應龍轉眼看著我:“你還是學了點東西的嗎,不完全靠外掛!”

這話我好像聽龍夫人也說過!

可惜的是,這隻是墨修臨時教的。

如果我有阿寶那樣的好學,多抽出時間學習術法,有神唸的時候,接收什麼不容易啊。

怎麼會搞得現在這麼狼狽,冇了神念,就會了這幾個臨時抱佛腳的東西。

還實操得少,用起來很蹩腳。

應龍性格比我們成熟很多,安慰著我道:“至少我就不會。”

我知道她是好意,朝她笑了笑。

大步朝著站立在石室上,已經改成低頭看著我們的風望舒走去。

等我們一直走到石室前麵,我纔開口道:“你感覺到了,對吧?”

“是!”風望舒低頭看著我,輕聲道:“冇了墨修,冇了太一,你就真的什麼都不是了!”

上次這樣說的是二尾,她被我虐殺,連拔了七根狐尾。

如果不是華胥出手,占了她身體,我就會直接用黑髮吸食掉她。

現在風望舒又這樣說!

可我已經冇什麼好在意的了,隻是笑了笑,抬眼看著風望舒道:“我想和華胥,還有風家真正的掌權人,以及先天之民的族長談談。”

先天之民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體係,我們從來冇有瞭解過。

他們也不給我們瞭解的機會,因為除了龍夫人這個聖女,出現的隻有一個舒心怡,其他的人,我連見都冇見過。

不過他們既然是一個種族,就應該有族長,或是相應的領導存在吧。

風望舒明顯已經知道出了什麼事的,轉著披帛,沉眼看著我和應龍,又微微抬頭,瞥了一眼坐在畢方之上的白微。

朝我輕聲道:“你上次在巴山,和那些玄門中人,商議救世之策,圍剿我們風家,結果什麼都冇成,現在卻又來求我們風家,你感覺好意思嗎?”

“不好意思。”我應得很坦然。

可戰事瞬息萬變,以前風家是最大的威脅,現在有無之蛇,是我們所有地界生物的威脅。

風望舒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,可心頭那股子氣,確實出不了。

來的時候,我就已經做足了準備了。

風望舒嗬嗬的笑了笑,轉手捏著披帛,朝我沉聲道:“神蛇也好,應龍也罷,連畢方也不行,隻能你一個地進去談。”

應龍立馬上前一步,想說什麼。

可風望舒立馬開口道:“應龍真身衝破南墟,直翔天際,引出天禁化身。我們可都看著的,這樣的存在,我們風家接待不起。更何況,你還揹著弱水!”

應龍輕呼了口氣,看了我一眼,知道這個時候激怒風望舒不太理智,複又後退了一步。

我瞥了一眼空中還坐在畢方上的白微,朝風望舒點了點頭:“好!”

“華胥之淵要開,得精誠所至。你既然在後土廟,拜過後土,在這裡,也拜拜華胥吧。三拜九叩,華胥之淵自然為你而開,用不著什麼畢方的。”風望舒直接一收披帛。

引著石室慢慢往下:“我知道你來做什麼,可就算你們都死了,我們也有應對有無之蛇的實力和辦法。你想不想進去,就看你自己。畢方上次能開,是因為華胥未醒,現在……”

“嗬!你自己想吧。”風望舒身體直接就陷入石室之中,跟著連同石室都不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