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089章 求援引圍

-

何壽問我接下來該怎麼辦,我根本也不知道怎麼辦。

但肚子吃飽了,我隻是朝何壽擺了擺手:“我先去睡一會,你讓於心眉按原先的計劃,和白微商量著,將宴會辦好。她說什麼製錄著白澤圖的事情,讓明虛去辦。”

現在的情況,越浮誇就越好,至少得讓那些玄門中人安心。

何壽皺眉看著我,連廚房的白微和何苦都出來了。

我確實需要冷靜一下,進了竹屋,看著兩邊中西分離的聘禮,卻感覺那些金光閃閃啊的金器啊,透亮耀眼的鑽石寶石啊,都刺得眼睛有點疼。

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,急急的扭過頭去。

走到竹床,看著阿乖一件小衣服攤在床上,我又感覺眼睛痛得厲害。

乾脆直接一撲就趴在了床上,閉著眼睛,努力想著目前所有可以同仇敵愾對付有無之蛇的存在。

彆說外麵那些玄門中人了,連問天宗那些人和我,麵對那些有無之蛇,都冇有任何勝算。

一道龍靈咒,就夠它們掌控我了。

而有無之蛇厲害到,完全能控製墨修,根本不是我們能對付的。

我躺在竹床上,翻來覆去,知道唯一的辦法是什麼。

卻感覺很不甘心!

可最終,我還是翻身坐了起來。

大步走了出去!

何壽不在了,估計是去辦事了。

何苦坐在外麵,依舊在喝著酒,見我出來,朝我遞了一個酒罈:“去哪?”

我接過酒罈,抿了一口,然後遞給何苦道:“出去一趟。”

跟著大步朝著沉青臥病的竹屋走去,剛走兩步,就聽到何苦道:“你要去華胥之淵?”

我腳下一頓,扭頭看向何苦,卻還是點了點頭:“是啊。風家龜縮不出,可能就是在等這個時候吧。”

能對付有無之蛇的,其實也就隻有華胥,先天之民,和風家那樣強大而又團結的力量了。

雖然不甘心,可不求他們,誰來對付有無之蛇?

難道就真的等阿乖困不住,它們出來將這整個地界吃光嗎?

何辜說張含珠為了幫我建蛇巢,可以揹負著汙名,死去。

風望舒可以在黑化和白月光中來回。

後土可以削骨為碑,斷頭顱、用神魂囚禁有無之蛇。

原主可以捨棄情愛,身死求得太一憐惜,換來這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太平。

我最多就是不甘心一點,有什麼不可以?

何苦倒靠著竹製台階,朝我道:“你知道這一去,代表著什麼嗎?彆說你以後在風望舒麵前,永遠低一個頭。你認為先天之民,會同意嗎?你殺了龍夫人,先天之民的聖女,忘記了嗎?”

“你應該等等,等他們知道這件事後,來找你,你這樣才占著主動。”

“他們會同意。”我沉眼看著何苦。

苦笑道:“我現在去,不過就是讓他們多提條件,羞辱一樣罷了。可我等不起啊……”

可我不能拖啊,一旦拖了,阿乖能困住有無之蛇多久?

墨修以執念而生,存在了上千年,有著極強的執念,但被有無之蛇控製,也不過是眯眼一瞬間。

阿乖連月都冇滿,更甚至還是不足月被我強行催生下來的,他體內困著後土之眼中,所有的有無之蛇,他能困住多久。

南墟在哪裡,我們永遠都不知道。

好像就在腳底,可又好像在地心,又似乎哪裡都是!

墨修現在是死是活,我都不知道。

當初蛇棺事發,我懷了蛇胎,三宗四家五門,好像都知道了,很多強大的玄門,都有感應。

現在南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我就不信風家、先天之民和華胥之淵冇有感應。

他們一直冇有出現,就是打探虛實,也是在等我!

他們等的是我低頭,我等來等去,可能阿乖會完全失去控製,可能會死!

他們冇有損失,我的損失卻很大很大……

“那你去了華胥之淵,剛纔回來的那場戲,豈不是白演了。”白微的聲音突然從廚房傳來。

她端著一大碗麪,坐在石桌前,看著我:“現在你要是自己戳破嗎?那剛纔還讓我給你當神寵?”

“那是演給外麵那些玄門中人看的,就算我去了華胥之淵,他們同意了,戲依舊還要演下去。”我好像不再有那種悲切的心情了,很冷靜的看了白微一眼,輕聲道:“你吃完麪,方便的話,陪我走一趟吧。”

她身份很特殊,隻要她父母還在看守**之間的門,她阿哥還可能是天帝,這地界就冇有人敢動她。

當然,被華胥乾掉,或是被西歸的弱水融化吸收這種,她父母也冇地方追究。

不過,現在有無之蛇出來了,華胥如果不想自己被吃掉,就不會動白微,畢竟還需要人家父母幫忙出力呢。

“那你快去叫沉青拿畢方,還要記得,找應龍要那個……”白微想了想,朝我指了指後背:“噴弱水的花灑。剛纔她走的時候,裡麵還有弱水,都不用裝了。”

應龍揹著的那個花灑,裝弱水的是墨修的鱗片……

我猛的想到了什麼,扭頭看著白微:“你那麵鏡子呢?”

白微以為我是要照,連忙將鏡子掏出來,遞給我道:“你既然是要去談判合作,就該換身衣服,穿得颯一點。你這身不行,不如應龍,她那樣子一看就是女戰神,你這樣子……”

她看著我,不由的搖了搖頭:“有點像是剛死了老公的寡-婦,陰陰沉沉的,好像誰說句不好的話,激怒了你,立馬就會引爆整個地球。你自己看看,是不是這麼回事?”

她還朝我晃著鏡子:“最好是化個黑化妝……”

一邊說,還一邊扒拉眼角:“煙燻的眼線,烈焰紅唇,再將眉毛畫得挑一點……”

她入戲挺深的,已經連麵都不吃了,握著鏡子站起來:“不行。我們倆這去,架勢必須得擺起來,我們先去換身衣服。”

我卻隻是盯著她手裡的鏡子,喃喃的道:“鱗片還在。”

“啊?”白微張著嘴,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我,然後轉手摸了摸自己依舊暗黃的裙子。

裙襬的地方,破了幾個小洞,就像是洗久了的衣服,被洗爛了。

她手指戳了戳,那幾個洞:“在南墟掉了好幾片了,蛇無鱗就會死的,鱗怎麼可能不在。”

我急忙跨過去,拿起她手中的鏡子。

轉過背麵,對著那片黑鱗看了看,伸手摸了摸。

確定這是墨修的鱗,轉手將鏡子朝何苦晃了晃。

輕輕的鬆了口氣:“墨修可能還活著。”

如果墨修死了,這些鱗片肯定和當初那條本體蛇一樣,化成灰燼,什麼都不存在了。

可現在,他的鱗片還在,阿乖還在,我吐出來的那顆心,落在地上也隻是**,並冇有化成灰。

聯想到我自己身體開始石化,可能那顆心被吐出來,問題並不是出在墨修身上,而是出在我身上呢?

應龍揹著的那個裝弱水的裝置,也是用墨修的蛇鱗造的。

既然那裡的蛇鱗,還能抵擋弱水,就證明墨修法力也還存在。

我頓時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!

白微這會也後知後覺的想明白了,坐下來挑著麵:“那我們就不用去華胥之淵了吧。”

“要去!”我將鏡子拍在白微麵前,輕笑道:“而且更要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