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012章 留有後手

-

就在我想著阿熵為什麼一直冇有放出那隻三足金烏的時候。

水麵之下的墨修,不再隻是蛇身,而是化出人首蛇身,燭息鞭與雙手同時出動,將沐七抓住。

同時雙眼好像對著沐七沉沉看去,一條條黑色的有無之蛇的細蛇從墨修眼中彙湧而去,撲向了沐七。

也就在這時,因為銀絲綠珠點得透亮的地麵,好像瞬間斷電,複又變回了漆黑。

我心頭頓時一緊,不知道墨修突然變成這樣,是因為最近熬得太久,失去了意識。

還是他已經有辦法掌控了對體內有無之蛇神魂的掌控!

難不成,因為我製錄了墨修,所以他本身變弱了嗎?

心頭一陣陣不安湧起,我差點神念都彙聚不緊。

“沐七!”阿熵見突然變成這樣,複又昂首沉喝一聲。

這次喚聲,不隻是與沐七幻象中他主人的喚聲一樣,更甚至她還用上了神念。

整個山腹,乃至整個山體,都是這呼喚的聲音在迴盪。

我在來巴山之前,也用神念喚過“應龍”,那感覺也和阿熵一樣。

這會隨著阿熵一聲沉喝,好像整片天地都在響應著她這一聲飽含神唸的呼喚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感覺有點迷糊。

沐七的主子,到底是誰?

他為了讓他的神母生複,是不是給阿熵也看過他那個幻象?

就在阿熵神念喚沐七的時候,那三條黑蛇複又將阿熵的四肢給啃食掉了。

可就算是這樣,阿熵也冇有引出那隻三足金烏。

我雖然感覺有些奇怪,可聽著這山腹,源源不斷的迴盪著“沐七”的名字。

南墟那裡墨修好像也出了狀況,我根本不敢耽擱,用神念朝明虛詢問:“好了冇有。”

同時對著手腕又是一割,神念引著三縷鮮血,附在那三條黑蛇之上。

就像何壽說的,引出精血過多,我自己一陣陣眩暈,加上神念緊繃著,腦袋已經又開始轟隆隆的作響了。

何辜握著我的手,一股股的注入生機。

可我已經感覺到他的手在慢慢的變得乾枯。

再這樣下去,怕是和阿熵說的一樣。

她冇有被這三條黑蛇啃食殆儘,而我反倒因為製錄之術,耗儘了精血。

忙又用神念催促著明虛,讓他快點!

“冇有!”明虛躲在何辜身後,飛快的遞了個東西給我。

他好像連頭都不敢露,隻是沉聲道:“我不能完全製錄,何家主你自己來!”

這個時候,我怎麼自己來?

幸好我隻是用神念,不需要用手。

何辜連忙轉手,對著我輸入了一股生機,跟著縮回手,飛快的引出一隻隻人麵何羅。

那些人麵何羅,雖然和西歸裡的有一定的差彆,一經出來,卻不再像以前那樣,匍匐在圍牆之上,反倒立馬宛如水中的水母一般,長長的尾須一展,對著阿熵就湧了上去。

刹那之間,阿熵也好,那三條黑蛇也罷,全部被人麵何羅給圍住了。

這東西很厲害,能在西歸之中生存,也能掌控人神經。

最近一段時間,何辜少有出手,我幾乎都忘記了他還有人麵何羅這件事情。

這會他一出手,我神念一鬆,卻不敢鬆開擋著阿熵黑髮的神念,隻是雙手接過明虛遞來的摺紙。

瞥了一眼,幸好他手法不錯,雖然冇有折完,但隻差眼睛和銀鬚,以及鹿角了。

製錄之術,也講究神格。

估計是沐七神格太高,就算冇有附加什麼,明虛也不敢製錄。

我雙手捏著,飛快的用指甲掐出銀鬚和眼睛,跟著將整張摺紙往自己割破的手腕上一沾。

整張紙聚滿鮮血,神念同時附加在那摺紙之上,對著正在宛如潮水般湧動,吸食著人麵何羅生機的阿熵黑髮丟去。

製錄之術,我不知道明虛他們靠的是什麼,可我接受到太一的法子,就是用神念。

而沐七的主子肯定是和我軀體有一定關聯的,就算和我冇關聯,和太一總有關聯吧?

既然我不敢再製錄墨修,就多製錄敵人,總是個辦法!

隨著那折出來的白澤落地,我神念強行湧入。

就在鮮血全部滲入摺紙中時,白澤頜下銀鬚全部飄轉而出,與阿熵的黑髮纏轉在一起。

一經碰撞,阿熵的黑髮,立馬被銀髮灼燒成灰。

這種感覺,我已經試過幾次了!

“啊……”阿熵在人麵何羅之中,猛的發出一聲尖叫。

痛苦之聲,夾帶著神念,刹那間就將原先那不停迴盪著的“沐七”之聲,給壓了下去。

這會何辜引出的人麵何羅,已經所剩無幾了。

他身形也變得宛如枯柴一般,見白澤銀鬚灼燒了阿熵的黑髮,立馬將人麵何羅引了回來。

我見有效,立馬神念狂湧,控製著白澤所有銀鬚直接捲住阿熵的頭。

既然相對而生,我成了光頭,阿熵不成光頭,我怎麼服氣!

而且我已經不隻一次,變成光頭了。

當初就因為這滿頭黑髮,墨修一次次的幫我,剃了一個又一個的光頭。

這次,就換我,來給阿熵弄個光頭。

白澤銀鬚纏著阿熵,將阿熵滿頭黑髮,儘化成灰。

同時那銀鬚,好像還往著阿熵的腦袋中紮去。

我除了見沐七動用眸光,和銀鬚,也冇有見沐七用其他的術法,所以除了這個,也不知道白澤還會什麼。

或許沐七早就知道製錄之術,所以能動嘴的就動嘴,儘量不用自己的術法。

可隻要能控製住阿熵的黑髮,這就夠了!

我眼見有效,伸手對著自己胳膊一擼,縷縷血絲化成一條條血蛇,在神唸的引聚之下,灑在依舊死死纏著阿熵的三條黑蛇之上。

或許是因為眼看大功就在告成,我無比的興奮,連神念好像都興奮了起來。

興奮得我身體都有點顫抖,更甚至好像有些飄飄然!

那三條黑蛇,在沾染我精血之後,越發的真實,那黑鱗之上,閃著宛如墨修蛇身般黑曜石般的光澤。

“吞食!”我整個人好像都興奮了起來,盯著黑蛇,直接用神念低念道:“吃了她!”

神念湧動,立馬將阿熵那在山腹中激盪著的尖叫聲給壓了下去。

瞬間隻迴盪著“吃了她”,“吃了她”……

阿熵無比詫異的抬頭看著我,眼中儘是懼意。

張嘴想還大吼,腦上一道道黑影閃動,卻因為白澤銀鬚紮了進去,一有黑影閃過,立馬就被銀鬚亮光一閃,在皮下就被灼燒成灰。

“啊……”阿熵張嘴隻發出一聲尖叫。

跟著那三條製錄的黑蛇,全部張大了嘴,對著阿熵就咬了過去。

就在它們嘶咬著阿熵的神魂之時,同時蛇身一轉,蛇鱗刮動,直接將阿熵的神魂刮成一片片的黑影。

它們張大了嘴,將所有黑影片片吞入。

一邊從黑髮中出來,卻好像消失不見了的胡一色,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我旁邊。

他看著阿熵被吞食,臉上依舊是那片沉靜的神色,似乎半點都不意外。

可我隻感覺整個身體都輕飄飄的,耳邊儘是阿熵的尖叫。

同時腦袋轟隆隆的作響,一個想法不停的湧動:那隻三足金烏呢?那隻三足金烏呢?

阿熵神魂都要被吞食了,為什麼還冇有召出那隻三足金烏?

她不會是還留了什麼後手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