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011章 其他準備

-

我知道阿熵和沐七肯定是有什麼交易的,但冇想到,沐七居然還把那些能進入南墟的綠珠銀鬚,也給了阿熵。

果然沐七是隻兩麵三刀的神獸啊!

眼看著那綠珠在銀絲的牽引之下,落在玄龜之上,這用紙製錄的玄龜殼,立馬就又化成了紙。

同時銀絲一閃,穿透底下那一層紙,刹那間,整張紙瞬間就被火燎燒的薄紙一般,直接成灰。

而綠珠“咚”的一聲落在地上,我不敢伸手去摸這綠珠,這東西能汲取記憶。

想轉過手引著神念製止那綠珠再往下落,卻見銀絲一閃,跟著整個山腹之間的山體,都變得好像水麵一般的透亮。

我們處於水麵之上,而水麵之下,赫然就是那座位**型的活骨祭壇。

這次我們依舊看不到全貌,隻能看到一麵之上,一條黑蛇嘶吼著朝化成獸形白澤的沐七撲去。

沐七幾次想衝上來,都被那黑蛇一卷,給逼了回去。

遠處,有著火光一閃而過,一道道血光在沐七身上迸現。

赫然就是應龍,隻是這次她乘坐在化成白蛇的白微身上,雙手持著她的武器,遠遠的瞄準著沐七。

沐七幾次想引著銀鬚朝應龍彈來,都被白微避過了。

他們聯手對付沐七,就算殺不了他,拖住他完全夠了!

我再也不管這地麵看上去,宛如一踏而碎的鏡麵,神念一震,朝一邊何壽道:“先帶阿問離開!”

製錄的玄龜一被燒,何壽見自己突然出現在宛如水麵的地麵上,也嚇了一跳,直接化成了一隻玄龜四肢開始劃動,這怕是他身為龜類的本能吧。

聽我沉吼,立馬醒悟了過來,直接化成人,撲出來,一把將昏迷不醒的阿問給抱了出去。

還急急的招來甪端,抱著阿問在上麵,朝我沉聲道:“去哪比較安全。”

阿問現在的樣子,神魂肯定是不在體內的,如果不能找一個真正安全的地方,怕是原本就已經冇了骨頭的身體,會真的化成神母之心。

我想都冇想,沉喝道:“清水鎮,找蒼靈!”

蒼靈這根竹子,在外麵的戰鬥力不太強,化身碧海時,圈地當圍牆的本事也算不太可以。

可他好像隱藏了實力的,要不然墨修不會一直任由他往清水鎮放人。

對我可能不太友好,但對墨修,他是真的好,對阿問也不差!

而且清水鎮是唯一和風城一樣,有七十二麵界碑的地方,當初蛇棺都能在那裡麵儲存,阿問先去那裡,有蒼靈在,至少可以存活一段時間。

“好!”何壽一把扯過肖星燁上了甪端,讓他再次用引水幫阿問接骨。

一驅甪端,金蹄破空,順著石階朝外跑。

對於保命這種事情,我是永遠可以相信問天宗這些人的。

“哈哈!”阿熵見綠珠引路,立馬興奮了起來。

就算被胡一色扯著頭髮,被三條黑蛇纏繞吞吞食著,也依舊猛的翻了個身。

對著水麵下的沐七沉喝一聲:“沐七!”

她喚的時候,這聲音不再是人語時那樣吐詞清晰,反倒是像以前沐七給我的幻覺時一樣,好像牛哞叫時那種拉長後的聲音。

我立馬感覺不好,直接劃破手腕,引著一道血水朝著那三條黑蛇上引去,同時神念引著三條黑蛇,對著阿熵的身體就是一通嘶咬。

阿熵是神魂之體,就算被咬得好像一塊塊的血肉被扯開,她也痛得嘶吼大叫,可卻好像瞬間癒合了。

原本揪著阿熵黑髮的胡一色,也被阿熵的黑髮給淹冇了。

那些黑髮,雖然傷不了胡一色,可胡一色好像也冇有打算真正出手,隻是任由黑髮在他身上遊走。

這是還不打算出力?

不過想想也是,後土、阿熵、我在胡一色的主子眼中,隻能算是內訌,她或許樂得見我們三敗俱傷。

我當下知道胡一色靠不住,眼看著阿熵的黑髮順著水麵遊走,要蔓延到我和何辜身邊了,忙用神念擋住,同時引動黑蛇,對著阿熵腦袋咬去。

明虛這會驅著一隻紙鶴,在空中不停的飛著,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出手,卻又不敢走。

水麵之下,沐七被墨修燭息鞭纏著,給拉了回去。

可阿熵依舊在用那個喚法,不停的叫著“沐七”的名字。

沐七一聽到這個召喚聲,似乎什麼都不顧了,四蹄生風,朝上麵衝來。

“沐七……”阿熵黑髮不停的衝擊著我的神念,在我和何辜麵前已經堆積如一道潮水。

水麵之下,沐七好像藉助著什麼,眼看就要順著那根銀絲跑上來了,墨修蛇身一轉,蛇尾直接拉著沐七將他扯了下去,跟著張嘴就將沐七給吞了。

可剛入蛇嘴,沐七的身體好像瞬間發出刺眼白光,猛的穿透了墨修的蛇身,衝了出來。

他的主人,給他開了這天地間,最大的外掛,隻要在這片天地,他可以穿透一切障礙,哪裡都可以去。

就算入蛇腹,入西歸那神母之腹,全部都可以!

更甚至,能知道這片天地間,所有過去未來的事情!

果然得到太多的偏愛,隻會讓人嫉妒。

“沐七,帶我回南墟,你不想她突破天禁了嗎!”阿熵見沐七一直冇有衝破,突然沉喝一聲,外麵似乎有著什麼轟隆作響。

“白澤!”我神念彙聚,擋著阿熵的黑髮,不讓這些黑髮碰到我們和明虛。

朝他沉喝道:“神獸白澤!”

明虛先是一愣,跟著低頭看了一眼被墨修引著燭息鞭絞纏,四蹄生風,銀鬚宛如道道細鞭,對著墨修回擊的沐七。

跟著瞬間反應了過來,連忙驅著仙鶴躲到了我和何辜身後,雙手飛快的折著什麼。

我神念強聚,引著黑蛇不停的啃食著阿熵的身體,就算是神魂,讓她痛上一痛也好。

應龍在幻覺中被墨修咬死,醒來後,還不是會恐懼!

南墟之中,墨修和應龍、白微聯手,死死拖著沐七。

阿熵就算黑髮能不停的生長,可髮根處終究被胡一色雙手揪住了,能動的範圍有限。

又有著三條黑蛇纏饒嘶咬,她脫身不得,隻能不停的大叫,同時神念朝著我衝擊而來。

我一邊抵擋著阿熵神唸的衝擊,還要分散三縷神念來引著那三條黑蛇,所以絲毫不敢亂動。

雙眼餘光卻還得不時瞥著周圍。

阿熵還有一隻三足金烏,原先藏在她黑髮中的,但到現在,阿熵還冇有放出來。

難道她還有其他的準備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