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畫皮重生,畫骨涅槃》 小說介紹

畫皮重生,畫骨涅槃講述了贏缺申無缺卮梵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,作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,喜歡的朋友,不要錯過了! “啊,不要殺我,不要殺我!”半夜時分,贏缺再一次被噩夢驚醒,已經無數次了。在他的噩夢中,始終出現一個人的麵孔,危險霸氣陰狠。申公敖,方圓千裡之內的巔峰強者。在噩夢中,他一次又一次被剝皮慘死。贏缺是穿越者

《畫皮重生,畫骨涅槃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“啊,不要殺我,不要殺我!”

半夜時分,贏缺再一次被噩夢驚醒,已經無數次了。

在他的噩夢中,始終出現一個人的麵孔,危險霸氣陰狠。

申公敖,方圓千裡之內的巔峰強者。在噩夢中,他一次又一次被剝皮慘死。

贏缺是穿越者,二十八年前直接穿越到一個嬰兒的身上。

其他穿越者非常苦命,穿越過來就拚命奮鬥。但贏缺不一樣,投胎技術超一流。

他穿越的是天南贏氏的嫡子,他的父親是南境守護使,帝國公爵嬴柱。

他的家族擁有十萬平方公裡的領地,統治天水行省已經整整幾百年。

他是父母最小的兒子,上麵還有兩個哥哥,兩個姐姐。

不需要他繼承家業,他這輩子的使命就是享受榮華富貴。

他小時候就長得非常漂亮,雖然是個男孩子,但也粉妝玉琢,而且嘴甜乖巧調皮,人見人愛。

父母疼愛,哥哥溺愛,姐姐寵愛。

儘管他生下來武道和靈脈天賦都非常平庸,但家人完全不在意,反而更加愛他。

父親贏柱就曾經抱著他說,我們小寶是有福氣的,這輩子不必勞心費力了,小時後爸爸媽媽保護,長大後哥哥姐姐保護。

在整個公爵府,乃至整個天水行省,都是萬千寵愛於一身,完全是要什麼有什麼,所以他幾乎完全忘記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。

十二歲那邊,他就在上百名家族武士的保護下,開始遊曆世界,去北邊的絕境之地,去南邊的大荒鬼城。

整整遊曆了一年多,寫了厚厚的一本遊記。

當他回家的時候,屬於他的世界徹底崩塌了。

家族的城堡,烈焰沖天。

無數人在嚎叫,無數人死去。

他的家人,全部死了。

他威嚴華貴的父親,慈愛美麗的母親,假裝嚴肅卻非常疼他的哥哥,膽小溫柔的大姐,潑辣美麗的二姐……

統治天水行省八百年的贏氏家族,全部死絕。

忠誠於贏氏家族的幾萬將士,全部死絕。

為了保護贏缺,幾百名家族武士拚命廝殺,但卻都敵不過一個人,絕頂強者申公敖。

這個強者一人殺了幾百名武士,抓走了贏缺。在監獄裡麵呆了幾天後,贏缺被判處剝皮酷刑。

所以當年僅僅十三歲的贏缺,在眾目睽睽之下,剝皮慘死,屍體隨便扔在一輛牛車上,運到了幾百裡之外的無名之塚掩埋。

這些記憶都太深刻了,甚至每一天晚上都能夢到。

贏缺不知道家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
贏氏家族傳承了近千年,是帝國頂級的貴族之一。不僅如此,他家和皇室也常年聯姻,關係密切。當年贏缺離開家去遊曆的時候,皇帝還不斷恩賞。

為何一年之間,就發生如此劇變。

最後贏氏家族的罪名是叛國通敵,勾結異族。

而如今的天水行省,已經被仇人霸占。

贏氏家族統治了八百年的封地,落入敵人的魔爪。羋氏取而代之,成為南方霸主。

快了,快了。

再入殮三具屍體,他就可以畫皮涅槃,擁有正常的軀體,返回人類社會了。

複仇,奪回贏氏家族的八百年基業。

贏缺望向牆壁,上麵就是他的第一個生死仇人,申公敖!

“申公敖,你等著我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次日天不亮,三哥就離開了無名之塚,不知道哪裡鬼混去了。

上午時分,有人抬進來兩具屍體,贏缺為他們入殮。

“提取技能成功,高級木匠。”

“獲得新技能,母豬的產後護理。”

哪怕不苟言笑的贏缺,嘴角也微微抽了抽。

然後,他在牆壁上寫下了9999。

距離一萬具目標還剩下最後一具,他的三個技能就都圓滿了。

屆時,他整個人都會涅槃了。

擁有正常人的外貌,擁有百萬中無一的絕頂根骨天賦,億萬中無一的靈脈天賦。

然後,他就可以去複仇了。

複仇!

去找申公敖複仇!

中午時分,又有人抬來了三具屍體。

但贏缺冇有為他們入殮,而是直接埋葬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傍晚時分,俊美無匹白衣勝雪的貴公子三哥又來了。

“五弟,五弟。”

“今天三哥給你帶來了多少美味佳肴,有紅燒魚唇,有開水白菜,有龍鳳呈祥,有紅燒熊掌,還有羊羔豆腐,還有帝國最頂級的名酒。”

無缺摘下手套,走了出來。

兄弟二人,又席地而坐。喝酒吃菜,好不快活。

“兄弟,邊關大戰結束了。”三哥道。

贏缺道:“白馬城那邊,不是還冇有分出勝負嗎?”

三哥道:“但是南邊分出勝負了,帝國大都督申公敖消滅了大離王國十五萬大軍,不但奪回了十二城,還為帝國拓土幾百裡,乃是二十年未有之大勝。南邊大勝,西邊的大寮國和蠻臘族也不敢打了,退兵了。”

贏缺道:“這申公敖真是厲害,十年來征戰無數,百戰百勝。一人為帝國拓土千裡,屠殺敵國幾十萬。”

何止如此,申公家族十幾年時間,家族領地擴張十倍。從一個異族歸化的家臣,變成如今帝國頂級豪門。

贏缺道:“聽說此人武功絕頂,千裡之內,毫無對手,霸絕無雙?”

三哥道:“是啊,霸絕無雙,順者昌逆者亡。霸威之下,所有人瑟瑟發抖!不過我是不屑他的,當著麵我也敢啐他。”

喝下一口酒,三哥望著贏缺,目光真摯道:“五弟,我要離開一陣子,去辦一件事情,然後就回來陪你,再也不走了。”

贏缺道:“為了那個女人嗎?”

三哥道:“對,我心愛的那個女人,儘管她已經成婚了。但我答應過她的事情,一定做到。”

贏缺道:“找寶物,交給她?”

三哥道:“對,一件寶物,天地至寶。我用了整整八年時間走遍天下,尋遍了無數的線索,終於找到了。除此之外,我還有一個使命。”

贏缺道:“什麼使命?”

三哥道:“我們家還有一個仇人冇有斬草除根,從小到大我就是家族之恥,一直和父母對著乾,虧欠了父母的生養之恩,所以要幫家族把這唯一隱患除掉,讓整個家族冇有後顧之憂。”

贏缺道:“敬你。”

三哥目中含淚動情道:“五弟,我是一個荒唐之人,從小到大性格乖張孤僻,所有人都瞧不起我,我心愛的女人也在利用我,我父親也以我為恥。唯獨與你能暢所欲言,形同知己。”

贏缺道:“三哥是我此生唯一好友。”

三哥一飲而儘道:“五弟,你放心。辦完這兩件事情後,我便回來陪你,從此以後與你相依為命。”

贏缺也目光含淚,道:“敬三哥,敬我們五年相依為命的時光。”

兩人再一次一飲而儘。

接著……贏缺麵色一變,嘴角流血,倒地不起。

俊美無匹的貴公子目光含淚,上前將贏缺攙扶起來,抱進懷裡顫抖道:“對不起,對不起,對不起。”

“五弟,我答應過心愛的女人,為她找到那件寶物的,我一定要證明我自己。”

“我找了好幾年,才發現那件寶物在你手中,竟然是一支筆,白骨之筆。”

“五弟,我還知道你是死而複生的贏缺。我們家的基業,羋氏的基業,全部是從你家奪來的。我們申公家族本是一個歸化的異族,擁有如今的權勢和基業不容易。如果留下你,一定會複仇了,我已經是不孝子了,為了報答父母生養之恩,還是要為家族斬草除根的。”

“五弟,我曾經闖過某個可怕的洞穴,被某種黑暗力量侵襲滲透,我已經命不久矣了。”

“這些年我們相依為命,你是我唯一的知己。你放心,辦完這兩件事情後我就來無名之塚為你守靈,代替你做殮屍人。”

“我們兄弟二人,真正相依為命,死後我也埋在你的旁邊”

“五弟,我現在告訴你我的真實身份,我是申公敖的第三個兒子……申無缺。”

說罷,貴公子從贏缺懷裡掏出了白骨筆。

接著,他拿出匕首,就要緩緩刺入贏缺的心臟之內。

“對不起五弟,對不起五弟。”

“不痛的,很快的。”他匕首緩緩刺入,淚流滿麵。

贏缺靜靜無聲,目光濕潤,彷彿在等待死亡的到來。

然而下一秒鐘……

俊美無匹的貴公子申無缺,鼻孔流血,耳朵流血,嘴巴流血。

申無缺驚呆了,顫抖道:“五弟,你……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?”

贏缺點了點頭。

申無缺道:“你,你也知道我要下毒害你,所以你先下手為強?”

“我等你下手害我!”贏缺道:“當然,你現在還可以刺穿我的心臟,殺了我。”

申無缺渾身顫抖,手中的匕首始終冇有刺下去。

“五弟,五弟,哥哥求你……放過我父親……,不要殺絕我家……”

申無缺沙啞道,然後閉目而死。

“采薇……采薇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贏缺將申無缺的屍體清洗得乾乾淨淨,換上了最華麗的衣衫,並且為他化妝。

然後,為他屍體畫像。

好一個絕頂美男啊。

傾注了前所未有的精力。

一幅美男畫像,躍然紙上,靈動,灑脫,不羈。

提取死者靈魂記憶。

申公敖第三兒子申無缺的靈魂記憶,無數的記憶數據,毫無保留湧入了贏缺的腦海。

接下來,贏缺用白骨筆做刀,一絲不苟。

然後……

白骨筆頂端的那顆舍利,猛地亮起,幾乎照亮了整個黑夜。

白骨筆涅槃。

畫骨完成,畫脈完成,畫皮完成!

………………

贏缺盤坐在地,先為自己畫骨。

神龍在天,玄武在地,閃電裂隙。這三種根骨都是頂級的,百萬中無一。

無缺選擇神龍在天,這是王者根骨。

他生下來根骨平庸,但是卻可以集合一萬人的根骨,全部凝聚在自己的身上。

把自己改造成為千萬中無一的武道天才。

一個時辰,兩個時辰,五個時辰,十個時辰……

整整一天一夜過去了。

贏缺為自己畫骨完畢!

天下武道頂級的根骨神龍在天,改造完畢,涅槃完畢!

贏缺再一次睜開眼睛,儘管形象冇有改變。

但是……體內卻彷彿藏著一股風。

這種逆天的根骨,修煉任何武道,都是突飛猛進,一日千裡,非常驚人的。

這種根骨天賦,不管在哪一個國家,都是天之驕子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接下來,為自己畫脈。

接下來,他要選擇哪一種靈脈。

九陰玄脈,九陽玄脈,混沌神脈!

九陰玄脈適合陰謀係的職業,比如音樂,練蠱,製毒,陰陽師等等。

九陽玄脈適合鍊金術,陣法師,兵法家等等。

混沌神脈可陰可陽,充滿了未知。

但一般來說,靈脈天賦需要純粹極致,不建議選擇混沌神脈,未知性太強。

無缺思考良久,依舊選擇了混沌神脈,至少這種靈脈無法被探測到。

接下來,贏缺開始了無比艱難的畫脈。

筋脈無比之複雜,頂級的混沌神脈,更合無以複加。

因為之前每一次的畫脈,隻是大致形狀一樣就可以,不涉及內部。

而這一次,則是對無比複雜筋脈係統的完整複製。

人的全身血脈神經加起來,足足有十幾萬公裡。

一個時辰過去了。

兩個時辰過去了。

五個時辰過去了。

整整二十四個時辰過去了。

贏缺睜開眼睛,畫脈完畢!

億萬中無一的混沌神脈,大功告成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最後,就是畫皮!

整整半個時辰後!

用白骨筆在裂口處一寸寸劃過。

頓時,裂口完全癒合。

身體表麵的肌肉開始蠕動。

最終整個身體渾然一體,毫無破綻。

成功了。

終於成功了!

贏缺望著鏡子麵前的自己,身高挺拔,秀美無雙,翩翩美男。

十五年了,整整十五年了!

自己終於擁有了完整的身體,終於有了完整的麵貌,終於可以迴歸人類社會了。

從今天開始,他就是申氏家族的三公子,申無缺了。

申公敖,我的第一個生死仇人。

你等著我來你家,先奪你的基業,再讓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而就在此時!

“轟轟轟轟……”

外麵的天空,電閃雷鳴。

一道巨大的閃電,狠狠劈打在贏缺所住的屋子上。

“轟隆隆!”房子直接倒塌。

在暴雨和閃電中,贏缺張開雙臂,仰天高呼長哮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