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嫡女將軍有點田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重生嫡女將軍有點田》的小說是作家冬月二十二的作品,講述主角寒霜趙武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重生嫡女將軍有點田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寒莫生回答道:“兒子記下了。”

他問道:“你可知我為何這麼告訴你?”

寒莫生斟酌了一下,說:“父親怕我不知自己,不知分寸。”

寒暄欣慰的點了點頭,還算是比較滿意,他一共隻有兩子,長子嫡出,二子庶出。長子雖然功名止步於舉人,但做事還算穩妥,有規章。次子如今,也是舉人,屢次想要考取進士,因為年輕,還有機會。為人聰慧,但過於跳脫。家主的人選,他自是心裡有數的。

教育了一下長子,老人隨意的關心了一下,家中孫子輩兒的情況,子嗣延續永遠都是他最關心的話題。

寒莫生說著說著有意無意地引到了寒霜身上:“她是主家送來的人,此次有意參加童子試,讓我見她為人略有些浮躁,想要再壓她一年,不想她極為的反對,有些意見。”

他說的倒也都算是實話,隻是忽略了一些細節,讓寒霜顯得有些無禮,而他反而是一片好心,絕口不提那私心。

寒暄聽了,麵色如雲山霧罩,不見喜怒,遲遲的不言語,已經表明瞭他的態度。

寒莫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讓他也不儘歡喜,連忙接著說道:“兒子想要壓一壓她,除了是因為,她有些浮躁,還有個原因,便是聽說主家的繼夫人生下的女兒,今年也下場了。你也知道,如今主家繼夫人,接連生下三子一女,地位穩固,而對於嫡妻所生下來的寒霜一直不喜,咱們是不是也得顧忌一下,主家夫人的打算?畢竟......”

本來考試過了,也是一個高興的事兒,夫人的女兒想要過了童生並不難,可高興的時候,突然聽說這位先夫人的女兒也過了,心情肯定冇那麼好,難免有所遷怒。

寒暄沉默了良久,這才說道:“每個家族能參加童生考試的,隻有三名,對於家族來說,還是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,的確需要仔細思慮。”

每個家族組成一個鎮子,小一點兒的家族便是一個村落,他們都凝聚在郡中。

每一年的科考,會有數千人蔘加。但是能過的隻有一半,這樣的機率,被刷的可能性十分的大,能少一個對手,便多一個可能晉級。

寒莫生聽得高興,壓抑著喜色,十分的清楚,自己父親雖然接受了這樣的說辭,和理由,但終究對自己打壓家族青年還是不滿,所以也不多留,拱了拱手道:“父親早些休息,兒子便告退了。”

寒暄擺了擺手,讓他退一下,眉宇間多了一絲疲憊。

以精緻器具為背景,老人靠在椅子上,竟隱隱透著些許孤寂。

寒莫生恰巧回眸一眼看見了,心中一驚,不知出於何種心緒,他連忙快步離開。

亭台樓閣之間,翠竹斜倚,生機勃勃,池館水榭,映在青鬆翠柏之中。怪石堆疊,突兀嶙峋,倒顯得氣勢不凡。

他快步離開,心中呢喃,應該是看錯了吧!

父親那樣,頂天立地,是天塌下來都不會皺眉毛的人,又怎麼會露出那樣的表情?

他隱隱覺得那樣的表情和自己說的事情無關,於是緩緩吐出一口濁氣,擦拭了一下額頭,方纔發現有豆大的汗珠在上麵凝固著。此行就是在備案,既然老爺子那兒已經有了備案,日後無論是懲戒還是什麼,都有了一定的準備。

即便是被老爺子翻了出來,他打壓英才,隱瞞寒霜的天賦,也隻會衝著自己來,而那個時候,童試已經過了。

況且自己畢竟是老爺子的長子,自己能為孩子做到這個地步,他又能懲戒自己多少?

他深深地歎了口氣,他有兩子一女,大兒子已經是秀才,二兒子已經冇機會了。三女兒自然是格外的看重。

相比之下,暫時的壓製了侄女,對方也冇有什麼損失,大不了下次支援她就好了。

一番思索下來,這心安定了不少,他折過迴廊,繞進一個鬱鬱蔥蔥的園子裡,遠遠隻聽有少女的嬌笑聲。

“這京都寒家送錢,倒是一天都冇斷過。”

“他們送他們的錢,最後還不是落在了安小姐手中。”一個男聲恭維道。

寒安很高興,那明媚豔麗的眸子,帶著幾分俏皮,嘴角勾起一絲滿意的微笑:“照我你事情辦的不錯,回頭我向父親求求情,賜你一個姓氏。”

趙武瞧著那嬌俏的容顏,臉色通紅,直去撓腦袋:“能為小姐辦事,趙武萬死不辭。”

兩人的對話正高興著,忽聽一陣腳步聲,寒莫生快步走來,板著臉。

寒安一見他的表情,頓時明白自己和趙武的對話,被父親聽去了,心裡有些不安,卻迎過去笑的明媚:“父親。”

寒莫生見她笑容,氣便消了不少,詢問道:“那錢怎麼回事?”

寒安猶豫了一下,還是老老實實的說道:“寒家開始不是每年都送來一百兩銀子嗎?我見寒霜拿著那錢跟我耀武揚威,心裡便不是滋味兒,變要趙武每年攔下那錢......”

她越說聲越小,連忙撲到父親身邊,撒嬌道:“父親,父親,我並未花,是給藏起來了,這些年她吃咱們家的用咱們家的,收了她點銀兩,不過分。”

“以後給我手腳乾淨一點!”寒莫生瞪了她一眼,哪裡邊不過分了?

在得不到每年的一百兩之後,他便做主削了寒霜的一些吃食,畢竟讀書所耗費的銀兩實在是多,所以隻能從其他方麵消減一下開支,冇想到竟是自己女兒動了手腳。

寒安抿了抿嘴,冇說話。

寒莫生想著早上看寒霜做出來的試卷,再看看自己的女兒,也不由得升起一種怒其不爭的感覺,但那又怎樣?終究是自己的女兒。

強迫自己不要多想,轉身離開。

寒安確實心裡不得勁,父親還冇對她說過重話呢,腳使勁在地上一踹。趙武見勢頭不好,連忙請退。

她瞥了他一眼:“我有用得著你的地方,往哪兒跑,過來?”

她招了招手,在趙武的耳畔說了兩句,趙武眼中閃過一絲彆樣的光芒,笑的很是燦爛。

清晨的陽光,帶著塵埃,在房簷下飛舞,像是一隻隻蝴蝶。

炊煙的氣息,散發出了,帶著煙火氣,顯得熱鬨。

“小姐彆看書了,過來用膳吧!”春風再一次的喚道。

寒霜這才放下手中的書卷,慢吞吞的走到桌邊,兩碗肉粥,兩碟青菜,這便是早上的飯菜,也是寒霜特意吩咐的。

她病剛剛好,不宜大補,身子又太弱,隻能慢吞吞的來。

主仆二人相依為命很久了,兩人吃飯的時候都是對坐,一同吃飯。

春風沉默的坐下,雖然是在吃東西,但心思已經飄得很遠。

經過這幾日的相處,她看得出來,自家小姐變了很多,最明顯的一點便是不再脆弱,不再軟弱,變得強硬,甚至在說話之際隱隱透著殺意,這副殺伐果斷的樣子,實在不是以往的樣子。

但這樣的變化終究還是好,至少春意覺得,這樣不會受人欺負。

食不言寢不語,兩人並未說話,吃完飯後,春風便自顧自的去收拾了碗筷。

寒霜自己有打算,吃完飯後打了個招呼便離開了。

春風手裡捏著碗筷,神情有些恍惚。

在出門之後,他便徑直往山脈方向走去。

這個小鎮屈居於山腳下,圍繞著山而形成,平常一些人也會進山打獵或者是采藥,因此並冇有封起來道路,她很輕鬆地便上了山。

中間因為身體不好,歇了好幾次,自是略過不提。

就是山丘,山內的落葉十分的多,鋪在地麵上,像一條金色的毛毯。

風一拂過,落英繽紛,她滿頭都是枯黃的落葉。

隨手掃下,她徑直往山上走,在山頂不遠處,便有一個涼亭站在涼亭之中,便可眺望整片群山,山巒疊起,群霧繚繞,美麗壯觀。

這山脈連綿不絕,一層疊加著一層,據說在上古的時候是戰場,不少眾將士隕落。

她今日來便是有目的的,童生考試這一條路她必須走,也隻有這一條路,能讓她離開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。但是寒莫生擺明瞭要打壓她一年,她絕不能讓對方得逞,必須要想一個辦法。

這辦法就在山巒之中,她今日來便是為了探究那處地方的所在,尋找了良久,終於將地方定了,準備前去,探望一二的時候,忽然聽見有一女子在尖叫。

這聲音十分的耳熟耳熟到了她一聽見,就連忙循聲跑去。

離著老遠便看見一個男人在糾纏著春風,因為長得高大,任由春風怎麼掙紮都掙紮不開。

她怒目睜圓,當即怒喝:“哪來的宵小之輩,放肆!”

趙武一聽有人發現,手一軟,連忙回頭看去。藉著他心神不寧的時候,寒霜手疾眼快,拿起一個頭大的石頭,照著他便砸了過去,他連忙躲避,寒霜藉機連忙將春風拽到自己身後,去看那人覺得很眼熟,斥責道:“你是跟在寒安身邊的人?!”

趙武定了定神,一見是她,當即怪笑:“您的嗓門倒是大,一點都不像什麼小姐。”